大仁

K.I.D:

今天想推荐的歌是《甜美生活(万岁万岁万万岁)》


作曲:刘以达

作词:林夕


沙滩上那一对 温馨伴侣
讲心事散心去 朝思慕对
趁恋爱还是美丽 去签个盟誓
那一半贤淑秀慧 每日答谢上帝

听歌剧 看出戏 有时翻翻传记
水晶灯下说天气 爱情这么样美不美
再等个时候诞下 最可爱童话
快想个名字也罢 叫大伟吧 大勇吧
大概没坏嘛 完美吧  甜美吧

这温馨的家似最美的画 快快来个大合照吧
这几口一家会永远喧哗 唱这里是我家

爱总要承上接下 再添个童话
快想个名字去吧 叫大志吧 大宇吧
亦够大路吗 完美吧 甜美吧

这温馨的家似最美的画 趁旅行拍大合照吧
他跟她跟他会永远喧哗 唱世界是我家
这温馨的家会再有娃娃 再次来个大合照吧
他跟她的他会孝敬爸妈 最美满是我家

这生活你我心醉 温馨万岁
请歌颂 这一对 标准伴侣


这首歌听曲子和演唱都非常温馨甜蜜,歌词从字面上看也是如此,但却总有一种说不清的嘲讽和冒犯藏在底下。对于某一些特立独行或是内心始终有着狂野梦想未能熄灭的人来说,纵甜美生活,到底意难平。

尤其上个月的演唱会,当明哥和一群白衣的伴唱一起唱起这首歌,背后的多媒体屏幕上却打出这样的字眼:

真理部:婚姻就是用来生小孩的。

真理部:家庭令社会稳定,年轻人结了婚就会专心赚钱了。

真理部:弱势群体那么多,为什么只帮同志发声?

真理部:一个男人,抱着与他体型一样的男子会幸福吗?

讽刺意味已经不能更浓。


甜美生活是很好的,歌颂甜美生活。但若生活本身不甜美,却非要强行甜美,那一切多么恐怖。


大象的戒指:

星辰大海和爱装逼的我!又到了可以开始拍银河拱的季节了,作为一个小萌新第一次拍银河拱,心里忐忑不已于是为了保险采用了9张竖拍接片(大佬勿喷),最后再拍一张自拍装逼叠加上去。哇哈哈,2017第一张星空出炉了也是本人第一次拍银河拱.....庆祝一下!!

布鲁克林的来信

K.I.D:

史蒂夫-罗杰斯先生:


 


展信好!


收到这封信你一定很惊讶,一半是因为你不认识我,另一半是因为这个年代已经没有人再写信了。


小丽贝卡也劝我不要写信,她说为什么不发电子邮件,或者干脆去美国队长的脸书账号下留言呢?(不过她又说你的账号一定是别人在管理,留言也没有用。)


但是我不打算听她的,我是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太,我有顽固的权利。


其实说你完全不认识我也不对,我们俩曾经约会过一次。别惊讶,那一次约会中没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我不会责怪你不记得我。事实上,我会记得那次约会,也并不是因为你。


记得那是一九四零年的一个夏天午后,我从学校放学回来,看到姐姐正站在公寓楼前的绿篱旁和巴基说话,或者说,调情。是的,漂亮的巴基,整条街上哪个女孩子不认识他呢?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在写下这个名字时,我眼前仍然会浮现他那双迷人的眼睛和总是翘起的嘴角。


巴基,星期六晚上请我去街角那家店吃冰激凌吧。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我听见姐姐这么说。当时二十岁的玛丽绝对不是个害羞的姑娘。


好啊,巴基笑吟吟地说,但是有个条件。他指了指我,你必须带上你妹妹一起。我的心跳一下子变得好快,可是我不敢做声。玛丽皱起了眉头,巴基,你非得带上那个病怏怏的史蒂夫不可吗?


我的脸已经很烫了,只好闭上眼睛,在心里不住祈祷——别拒绝,玛丽,求求你别拒绝。


感觉像是等了一整年那么长,终于听到玛丽回答说好。再睁开眼睛,玛丽的表情很无奈,我们姐妹间不需要开口就能交流,我知道她在说,莉莉,这次只能委屈你了。而巴基还在笑着,莉莉,你会喜欢史蒂夫的。


我红着脸使劲点头。不委屈不委屈,能和巴基一起度过一个晚上,这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好运气。


约会那天我忙乱到了极点,熨斗、卷发棒和口红,这些东西都得姐姐用完了才轮到我。我多么希望自己看上去能漂亮一点啊,哪怕姐姐说那个史蒂夫根本没资格挑剔我。


罗杰斯先生,经过这么多年之后,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冷饮店门口的小彩灯吗?还记得巴基点的是橘子口味的冰激凌吗?还有,他从背后推了你一把让你挽着我走,你气呼呼地回头瞪他,而他笑得坏极了。这些你都还记得吗?


看到这里你一定早就明白了,我是个偷偷爱着巴基的傻姑娘。当然我也并不讨厌你,因为你和我一样是个不被人重视的小个子。你比我更糟糕的地方在于你是个男人,但你也有令我羡慕不已的地方——你拥有巴基。


 


后来的事情就不一样了。我依然是个不起眼的小个子,可你变成了美国队长。


巴基比你更早上了战场。他出发之前玛丽一直在绣一条手绢想要作为礼物,虽然她根本就不是巴基的女朋友——他们只约会了两个月。我忙着替她穿针拈线,而我母亲则在一旁泼冷水:别忙了,战场上的小伙子们不需要这个。


后来,就等来了巴恩斯中士阵亡的消息。


再后来,我在报纸上看到新闻说你也牺牲了。


战争胜利那天布鲁克林也热闹极了。那年秋天,玛丽就嫁人了。


婚礼前一晚,我们姐妹俩坐在床上,故意不开电灯,在床头点起蜡烛,我在背后一遍又一遍地刷着她光亮的栗色长发。她突然说,假如巴基能活着回来,我一定要去问问他愿不愿意娶我。


我愣了一下。别傻了姐姐,假如他活着回来,想问这个问题的姑娘恐怕要在巴恩斯家门口排成长队了。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莉莉,你是不是也想去问他呢?


我没有回答。我想我不会这么问的,别说妻子,我连做巴基女朋友的奢望都没有过。但假如他真能活着回来,我一定会去告诉他,我爱过他。


 


玛丽出嫁的时候非常美,真的。两年后,她死于难产。


我养大了她的女儿珍妮,看着珍妮念完大学,结婚生了三个儿子,其中一个儿子的女儿,就是现在和我最亲近的丽贝卡,替我写这封信的十八岁小姑娘。


但我从来没有结过婚。并不是因为巴基,只是战后有一阵子布鲁克林的女孩着实比男孩多出了很多。我从来就不是个有吸引力的姑娘,后来又忙于工作和抚养外甥女,这件事便错过了。


布鲁克林的老邻居们偶尔还会提起你。哦,那个美国队长,以前还挨过我的揍,他的大腿还不及我的胳膊粗呢。喝醉酒的男人们喜欢这样吹牛。


后来渐渐地就没人提起你了,因为揍过你的人都老了,死了,正如爱过巴基的姑娘们一样。


时间就这样平缓地一直向前走着,我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回来。在电视上看到关于你的新闻,我一下子又想起了巴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如果你没死,那么巴基或许也没死。


我只对小丽贝卡说过这件事,她说你太老了,实在是异想天开。直到有一天她举着手机蹬蹬蹬地跑到我轮椅前,让我看屏幕上那个一身黑衣、长发披拂、眼神冷酷的杀手的照片。天啦,莉莉,你简直就是个预言家!


我不懂什么叫冬日战士,我只记得七十年前带我去四人约会的那个巴基,英俊的、风趣的、全布鲁克林最迷人的巴基。


从此只要有关于你们的新闻,我就让小丽贝卡说给我听。我还住在自己出生的房子里,除此之外一切都变了。关于你们的消息里也有很多我听不懂的东西,前阵子为了解释索科维亚协议是怎么回事,小丽贝卡都快被我逼疯了。


老奶奶,我听说美国队长一直不肯签协议,他说那些都不是冬日战士的错。当然不是,你没见过当年的巴基,你不知道他是个多么善良的人。真的吗?小丽贝卡一边问一边眼珠子乱转,咦,有没有可能队长一直爱着冬日战士呢?


这个年代的孩子们就是什么都敢想都敢说。我皱起眉责怪她胡思乱想,她却不服气——嘿,老奶奶,现在罗杰斯队长和冬日战士就算想结婚都没问题,你明白吗?


得了吧,你刚才不是还说他们想杀了冬日战士吗?我看他和谁都结不成婚。


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有时候会非常孩子气,因为斗嘴赢了小丽贝卡,我很是开心了几分钟。然后我想起了曾经非常想嫁给巴基的玛丽。接着我想起了那个一起去吃冰激凌的夜晚,巴基从他自己的杯子里挖了一勺橘子冰激凌分给你,但很快又抢走了你的整个杯子。史蒂夫,你不能吃太多冷的东西,否则哮喘要发作了。他说话时的样子温柔极了。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无比想要回到七十年前的布鲁克林。


 


我是不是说了太多废话?你一定看得不耐烦了吧?小丽贝卡已经写得不耐烦了,我得快点结束这封信。


现在我只剩一件事要说了——很高兴看到你平安回来,但是巴基去哪儿了?


虽然我并没有这个资格,但我真的很想拜托你,好好保护他。


就这样吧,罗杰斯先生,再见!


 


你诚挚的老邻居,


莉莉


------------------------------------------------------------------------


这篇是喝了点酒之后胡乱写的,我只是想要多一点人记得Bucky。


无定河边骨,春闺梦里人。从小看战争故事,我就喜欢去想象那些无名的死难者的生平。他们爱过谁,被谁爱过,死去的时候有多么不甘心,一百年后还有谁会纪念他们?


和很多人一样,队3看得各种委屈。


从Bucky的角度说,七十年前那个温柔英俊的年轻人早已被一笔勾销,他只是人们眼中的一件兵器,被使用或者被销毁,他本人的愿望一点儿也不重要。


从Sebby的角度说,他研究老兵,研究PTSD,他说自己killing myself to do it well。然而那也不重要,商业大片需要高帅富、需要萌、需要酷炫,却并不需要把聚光灯放在一个凄惨而过时的角色身上,去探索他的种种幽深细腻。


万般慈悲,尽付流水。




【Evanstan】燃情洛杉矶 篇十(一段破镜重圆之旅)

F局长:

                




十.


“最后一位,记下来了么?”


“嗯哼——”我靠在沙发上,嘴里叼着大号吸管吮吸着苹果和黄瓜的混合果汁。“只要母带一出来,我会优先寄给名单上的所有人。”


“但愿这部电影真的那么酷,否则那些家伙可不会说假话——我的面子还没那么值钱。”Chace,我的至交好友,在电话那头不断地嘀嘀咕咕。


“相信我伙计,我对自己的审美品位仍旧非常有信心。”


几天前,我说服了Chris暂停和发行商的签约,尽管时间已经非常紧急,但是事已至此,我想我们完全可以再冒险一点,等待母带制作完成、为院线买手以及影评家们准备的试映会结束后再接触发行商,如果能在此期间赢得良好口碑,那无疑可以在之后的谈判中取得主动。


当然一旦这部电影不够优秀,或者它的优秀无法满足那些口味挑剔的大佬们,那我们将会失去一切机会。


然而我却觉得值得一博。


洛杉矶自有Chris来亲自打点,而同样作为评论界风向标的纽约,我想Chace累积的人脉大约可以帮上忙,反正当下已不能遗漏任何机会。


 


Chace在电话那头适时地发出一声调笑,“好吧,Sebby,说说别的。你还有什么是需要告诉我的么?”


“啊哈?”


“你为了Chris Evans的新片让我挖掘每一位可能结识的纽约影评人或者院线买手并且为你们做推荐,你不觉得这其中应该有什么是需要我额外知道的?”


“听着Chace,Chris现在和我有经纪合约,如果他的公司垮了那我也完蛋了,为自己的经纪人卖命很合理。”


“哦?你的上一任经纪人知道你这么想么?她叫什么来着,Cara?被你抛弃在纽约百老汇的那一位?”


“Chace!”


“噢Sebby,Sebby,是什么让你认为可以瞒过我Chris站在一辆拖车上然后把舌头伸到你嘴里去的事实?”


操。我在心中暗骂。


“没错,去宰了你的经纪人吧,因为他兴奋得就像举起了小金人,将这一切都分享给了自己的同胞兄弟。当然,你知道Scott Evans先生从来不会隐瞒我任何事情。”


“Chace.....”我抱着话筒,可怜兮兮地示弱。


“现在收起爪子已经晚了小猫咪。”Chace冷冷道。我丧气地在沙发上打滚,都可以想象好友翻白眼的模样了。


“我们还没有睡到一起——也没有复合。”


“哦,那当然了,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一切,你的经纪人可能会选择裸奔回波士顿庆祝。”


”亲爱的,别嘲笑Chris好么——”Scott的声音永远让人心安,我微笑听两人黏糊的亲吻声,等待他们完成卿卿我我。


“我不是不允许你重新接受Chris。”大约三十秒后Chace的声音才重新传过来,“反正我和Scott也闹过分手再复合这一套的。”


“是啊,第一次隔了四小时,第二次是两天,第三次在你说完分手开始对自己灌酒的时候,Scott已经开车来接你了Crawford先生,现在你想起和我讨论失恋了?我愿意奉陪。”


“注意你的语气Sebby。”Scott的声音再次从远些的地方传过来,同时响起的还有Chace得意的哼哼声。


“你开了免提混蛋!”我气的大叫,“我们说过不允许请外援。”


“冷静点儿Sebby宝贝,”Chace的声音快被得意塞满了,“你和Chris的问题要你们自己解决,我唯一需要提醒你的是,你们谈过之前分手的故事了?”


我用手指绕着电话绳嘟囔,“大概聊过....”


“大概?要我说你们之前的分手有一点莫名其妙,但同时也不可避免,确认你们解决了之前的问题后再给他口 交Seb,尽管我一点儿也不想你再次和那个Fuc**** Evans有什么关系,但我会在此事上保持冷静的。”


“Ok,宝贝,现在是你要注意言辞了。”毫无意外的,还是Scott。


 


相干性杀青后,我向工作室申请了假期。连续两部电影无缝衔接式的拍摄让人难以负担,并且稍后还将面对密集的宣传期,我需要一个假期来调整自己。


Toby招呼我以及他的一群好友,男男女女去城外的木屋享受BBQ和湖钓的乐趣。我披着运动卫衣,彻底放弃打理胡子和头发,每天像一个人野人似的蹲在露天篝火旁转动串着新鲜河鱼的柳条,在眼睛被烟雾熏瞎以前,我最终回到了日落大道。


 


再次见到Chris是在对方的办公室。我只是推开门,将上半身探进去,他正埋首在快被彩色文件纸淹没的办公桌上,桌角放了一杯岌岌可危的星巴克。


“嗨,Chris,”我冲他招呼,不确认这是否是我合适光临的时间。


坐在Chris对面的男孩先回转头,过于耀眼的金发,刘海很长,盖在看起来很俏皮的眼睛上。


“噢Seb——”Chris从椅子上跳起来,我忐忑地盯着那杯摇晃的咖啡,对方已经绕过桌子到我身前。


“给你介绍,这是Justin。”他用手背敲了敲男孩的脑袋,“噢——Justin——”我拖长了音,明白了对方的眼熟因何而来,转过头盯着Chris憋笑。


他竟然装扮出一张盛满委屈的脸,凑到我的耳朵边压低嗓音告状,“就是那个Justin。”


好吧,Sebastian还没准备好为Chris Evans主持公道呢——


男孩也站起来,笑容非常的率真迷人,我几乎在一秒之内就知道自己会喜欢他。


“Sebastian——”他扑到我身前,模样更为可人,因为个子的关系他的脸颊和我的胳膊做了下亲密接触。


“Justin其实是相干性的分镜插画家,同时还负责海报设计。”Chris已经重新摆好了经营者的严肃面孔一板一眼地为我们互相介绍,边说边带着嫌弃表情将男孩提到离我远一些的地方。


我对着他挑眉,“那非常酷,听着,我不想打扰你们工作,所以——”


“没事伙计,我们正准备叫一杯咖啡休息。”Justin对我耸肩,Chris的眼睛眯起来。我对着桌角的咖啡微笑。


“那很好。”


 


其实,我只是想和Chris见面。


当然,他也已知道我今天回城了。在以往的一周,我们通过手机讯息沟通的频率达到了几年以来的峰值。


是的,我知道这是个危险的讯号,Chris又开始给我分享他那些奇奇怪怪的歌单了,而我也会发给他夜晚星空的照片,他给我道早安,我则在睡觉前再阅读一遍他当天所有的讯息。这类似于一个轮回,或者像做了场时间旅行,我们突然回到了几年前在纽约的那段时光。而今天,当我开着Toby的那辆蓝色小卡车上了公路,我突然非常想念Chris,心脏在不大的胸腔里来回撞击,直到见他咬着笔头歪脑袋在办公桌后的模样,那股瘙痒才得到平息。


 


“我觉得你不再记得我了。”


“什么?”我回过神,Justin已在沙发上为自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双腿大喇喇地敞开,我喜欢他的格纹衬衫配白体恤。不过现在男孩正拖着腮、带点苦恼的表情望我。


“我原本还指望你能够记得我。”他说。


“什么?”我又问了一次,并且开始从头脑里搜刮关于对方的记忆,确认在洛杉矶之前,我似乎没和眼前的男孩有任何交集。


Chris也好奇地打量过来,“我没想到你们认识?”


“不——”


“是的,我们认识,你还记得在纽约么?六年前——”


我仍旧满脑混沌,对方锲而不舍的提示我,“同志酒吧,记得么,聊我的出柜经历,拜托,我们起码做了两个小时的“闺蜜”,你请我喝酒——当时我还未成年。”


“喂喂喂——”Chris走过来打断他,“这里面有些不对,”


而我的记忆光缆终于被接上,“哦天哪——”


“哈——”Justin指着我笑。


“你是那个Justin——”


“我就是那个Justin。”他大笑,拍着手掌,带点挑衅又有趣的神情看我。


这下愁眉苦脸的人是Chris了。


“你们真的认识?”他开口,带点不可置信和不满的语气,“同志酒吧?”


“一点儿没错,我当时接到了一个同志角色,需要寻求灵感,而Justin帮到了我——不过这是在——之前的事了。”我吞了一口口水,省略了重点词,Chris应该能理解我的省略说明,这是在我们恋爱前的故事了。


“不,我知道。”Chris也坐到沙发上了,“Scott推荐的酒吧,你在那儿邀约路人聊出柜感想,天煞的我为了这个骂了Scott一晚上。我只是没想到——你聊天的对象是——”他指指Justin,脸上仍旧是挥之不去的不满。


而我抓住了对方语句中的另一个重点。


“你为什么训Scott?他只是帮了我一个忙。”


“如果一定要做出解释的话,就是我不愿意让我的男孩招摇过市,因为我知道他只是眨眨眼珠就能让人为他犯罪。”


我瞧着Chris,甚至后退了两步,勉力伸出手指点在身前稳住心神,“额....那个..那个——”


“是啊,现在你明白了,在你所知道的更早之前我就爱上了你。”


我哑口无言,张牙舞爪好一阵才做出正确的姿势示意他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


Justin缩在沙发面无表情的看我们,“现在告诉我你们在对台词,一切都还来得及。”


Chris满不在乎地轻哼,一副笃定将Justin当空气的姿态。“我只是后悔没有早些让你知道这一切Seb,如果那样,大概我们都会轻松点,那时我只是有点害羞告诉你我正因为你完全移不开眼睛。”


“哇哦!Chris,我一直以为你是直男。”Justin打断他。


Chris怒气冲冲地回过头,飞了男孩一个别轻易揣摩你老板的眼刀。


Justin还在忿忿不平,“我没可能搞错,行走的同志雷达机可不是开玩笑的,没人可以瞒过我这个——”


“对,”Chris摊手,“你的雷达侦测仪没错,我只是在你面前直男而已。”


TBC




其实Justin比起CE更容易看上384才对,因为我真的觉得384再年轻点的时候是神似B叔,从屁股下巴到喜欢抿嘴吧(然而B叔的攻气无人能敌)





【如何看待美联航 UA3411 航班暴力强迫乘客下机事件?】张子实:…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315783/answer/156547942?utm_source=com.lofter.android&utm_medium=social (分享自知乎网)

吧唧快来:)尝尝水蜜桃味儿罗大盾棒冰;-)